•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查看作者
    • 【转】一个伪娘在幼年被寡妇切了鸡鸡的故事

      我生理上也没什么需要,就是想找个性格温和心地善良的人相互照顾,说说话,一个人在黑夜里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的日子好痛苦,我不会提任何要求,如果对方需要我做什么或者需要我的身体,只要不是让人很难受的那种,我都会尽心尽力的迎合。

      我个人很爱干净,什么家务都会做,打扫做饭这些什么都会,我也喜欢小动物,生活中一些简单的杂活啥的我都任劳任怨,因为过惯了苦日子,只要你对我好一点,我会倾尽自己所有报答,给我一个笑脸就能温暖我一辈子
       
      我现在在一个小玩具厂打工,晚上在一个小店帮人包饺子,其实原来不怎么会,现在一下就好熟练了,我希望我能多赚点钱,我自己对物质没什么欲望,不过多赚点钱,心里会踏实一点,我好土的。
       
      想了好久不知道该怎么说,怕人会嘲笑我,今天写了好多,都删了又写又删,写了好久还是乱七八糟的没有头绪,鼓起勇气还是想发出来,哪怕有一点希望,如果看了这个觉得讨厌,真诚说声对不起,请无视我,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想挣扎一下,奢望一点爱,没别的意思。

      有时晚上我躺着床上睁着眼睛哭的时候,经常想像那样一个场景,或者将来一天,可能将来我自己死在家里,过上几年也不会有任何人问津。

      有一次在外面吃东西不小心得了病,那次特别厉害,我下决心不治病,真的想死,可是后来真的忍不住,又去了医院,还有一次吃安眠药,不知什么原因,只是头昏昏沉沉的,我就一直是个笑话。

      鼓起勇气说下去,开始说我自己,希望不要嫌弃。

      我是个农村的孩子,我小时候,那时候还没上学,跟另外一个村的小孩去山上玩,当时山里有很多小红果,我们那里叫红豆豆,酸酸甜甜的,好多小孩都去摘着吃,后山有个陡坡上长了好多因为不好爬就没怎么被摘,当时小,我好馋那个,就拉着另外两个小孩去一起采,结果其中一个从上面滑下来,腿摔在一块石头上,终身残疾。当时我跟另外一个都吓傻了,那时候那么小,就喊大人来。。。中间的细节就不说了,摔伤的那个她妈是个寡妇,脾气很暴,但是她那个家族氏人很多,在我们那不好惹。。。

      我从小就是过继给一个亲戚的,父母根本不要我,后来的结果是,那个孩子的妈当时一看情况就先把我们一起的另外一个小孩领走,知道是我喊他们一起去来摘果子的后,就让他说是我跟那个小孩打架,我把她从山坡上推下的,让我这边家长赔钱,我那时好傻,不知道事多严重,她妈把我喊家里打了,逼我说是我推的,我肯定不愿意,后来就把我抱到山坡那抓住我衣裳说不承认就把我推下去,我当时好怕,就哭着认了,早知道今天这样,打死也不会认的,然后我这边家里本来就很穷,没什么钱赔,结果那天那个小孩她妈就当着很多人打了我亲戚两耳光,当时我都吓傻了,平时都是大人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人被打,当时觉得很害怕,后来就不断有人来家闹,砸东西。。。后来实在闹不过我最后又说自己不是推的别人,是她不小心摔下,我只是喊她出来玩。。。

      闹了很久,最后还是赔了一点钱,对方不愿意,有天亲戚说她妈让我去她家里干活让我快去,去了后把我领偏房里关上门就打,打的非常狠后来我嗓子都哭哑了,朱婷她姨也进来了,一下就给我按地上用胳膊勒住我脖子捂住嘴和眼睛,然后她妈就给我脱了光腚还动了刀,我疼得都叫不出声来,给我划开都挤出来了,又给我把血擦干净说以后就没事了,让我不能跟别人说,然后我也不知道这事多严重就一直不敢跟人说,后来不疼了,被人知道是半年多,尿尿的时候别的小孩发现我包包里面空了然后就到处说,后来亲戚看了看也没说什么,就不让我跟别人说。

      感觉就从那以后对我越来越不好,吃饭在一起吃,有时候吃面条(我们那吃面条比米饭档次要高),我从来都不敢盛最后一碗,就随意吃一碗喝点汤,不敢吃饱,除非做的多有剩下的,不然家长脸上就不好看,我宁愿饿着也不想受脸色,没穿过新衣服,上面三个姐姐,我的衣服就是她们换下来的旧衣服改的不伦不类的给我穿,还有一次让我扫土,手上扎了一个很深的木刺,用针挑出来一半,剩下的就长在肉里面了,那几天真的很疼很疼,但我稍微有点喊疼就说我做作,很沉的脸就说你疼就自己出去玩,不用干活了,我就吓得再也不敢喊一声,后来我才知道不是我怎么做事怎么做人,而是五岁时挨的那一刀,彻底让我这辈子变成了一个不会让人喜欢的人,而是我怎么做后来用大人的话说就是,反正把我也拉扯大了,不说吃什么穿什么反正养活大了,还念了书。

    • 0
    • 5
    • 0
    • 7.3k
    •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0
      JEAPNo.4正在缓冲……
      每个人都很让人难过,终身残疾的小朋友,孩子残疾了的寡妇,被家人不喜爱,身体受伤的Master公......
      但是,那些没有体会切肤悲剧的人,比如:朱婷的姨,过继到的亲戚,看似不是主线的人物,可能才是牵动最后丑恶行径的线。一根一根,把那些被负面情绪胁迫的人慢慢吊上了岔路。
      我以为很不公平。
      又想起来李佩甫《生命册》里也写过一个故事,一个跟女人工作的青年因为羞于劳作时候的勃起割了自己,好像后来他的生活,起起落落孤孤零零的就那样度过了。
      人间百态,想一想自己也有自己苦恼,只希望自己不要做万千之一根将人吊上歧路的丝线。也不想做只有一半眼球的乏味之人......
    • 0
      Balin猎龙.3rd百年孤独
      😦这。。
    • 0
      @尼欧 可怕。。。人间不值得
    • 0
      尼欧深渊监视者AceVIP3王のGeass
      @渣男实锤 一个伪娘网站看见的自我介绍,理论上是真的
    • 0
      所以这是故事还是真实。。。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to the bottom
    • single column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