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查看作者
    • 《圣银幻想曲》全网独家发布预览附赠幻想异闻录1+2、边境奇谭下载

      原作者天罪,台湾人,十年前我心血来潮在地摊上随意翻弄着一堆小说,最后选中了一本《<strong>幻想异闻录</strong>》,那就是使我踏入文学领域的一个契机,大量运用喻体的句式结构把幻想氛围烘托的及其到位,也让我在很久之后都失去了看其他小说的耐力。

          当初在学习写作期间,偶然在贴吧(我和百度的孽缘)遇到了大牛,当然对他来说就是闲得无聊对我指点一二,但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当初遇到的几个人对我可以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回想起来,那些萍水相逢的帮助造就了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命运的拐点。所以现在偶尔有心也会想要帮助一些人的,你的举手之劳很可能让他人受用终生。

          幻想异闻录最初是连载在网络上,大概用了七年的时间,是一部实验性的作品,之后作者又写了一部网络短篇《边境奇谭》,并出版了加长完整版实体书,也许是由于出版社抛出橄榄枝,便把第一部幻想异闻录也重新修订细节推出了实体书版本,并再接再厉推出了《幻想异闻录2》实体书,也许是因为急于出版,导致文笔方面逊色了不少。

          所以作者最后换了家出版社,对整个幻想异闻录的世界观进行了重构,推翻了之前出版的幻想异闻录第二部,推出了时间线位于幻想异闻录2实体书之前的《圣银幻想曲》和第三部《混沌异书纪》,进行了新的三部曲。此外作者还出版了一套女装题材的科幻作品《魔法战骑浪漫谭》。

      作者早期和光一合作过一部《龙之魔导士》,听闻更早的时候曾用笔名路西法,代表作《神剑遥想》,因为两个人都喜欢抛一些花哨的设定,又很喜欢用森罗万象这个词,但文笔实力并不在一个层次。

      下面是互联网公开的圣银幻想曲独家预览,因为你在其他地方看不见这个,最后顺便放出了作者之前的三部作品合集,分表是幻想异闻录1+2和边境奇谭实体书。喜欢就支持正版吧。

      《圣银幻想曲》全网独家发布预览附赠幻想异闻录1+2、边境奇谭下载

      人物介绍

      霞 ― 翼人,女性, 12 岁。王廷禁卫军的一员,虽是平民出身,但资质出色,对公主有着非比寻常的忠诚心。个性坚毅认真,是本作少见的良心派人物,但也因此容易被某位吟游诗人耍得团团转。

      修.坎特.葛罗西亚 ― 人类, 20 岁色。职业时常在猎宝者与盗贼间徘徊不定务,到了本作依然尚未还清。明明是男性,但时常被误认成女性的悲情角对金钱有着非比寻常的狂热。前作之中的债务,在本作中尚未还清。

      靛雷 ― 翼人,男性, 43 岁。王廷禁卫军总队长,剑术卓绝,被称为「不可撼动之翼」。个性沉稳刚直,但有时也会展Exposed属于成年人的狡猾。

      艾斯.奇瓦拉 ― 人类,男性, 29 岁。浪迹天涯的吟游诗人,战斗能力低下,但琴艺高超,同时运气好得莫名其妙 · 自称为爱的传教士,有着就算死后也要约女神喝下午茶的奇怪野心。对于自己即将成为 30 岁中年人的事实咸到有些优心。

      黄络 ― 翼人,男性, 22 岁。王廷禁卫军队长,天赋出众,被视为下任总队长的有力候补。个性骄傲,血统主义与种族主族的拥护者。

      山穆.真银 ― 侏儒,男性, 66 岁。伟大的冒险者兼发明家,拥有不输给某位吟游诗人的闯祸功力,似乎在寻找失散的儿子。

      莱勒城坐落于邦莱姆北方边境,是一个有着高耸城墙的城市。从地图上来看,莱勒城以北是一片广阔的荒野,那里既是塔萨克的领土,也是魔兽横行的区域。不论是商人或冒险者,在进入塔萨克之前都会在莱勒城进行休整,以便应付各种预料之中与预料之外的危险,连带将莱勒城变成邦莱姆北境最大的城市。莱勒城的冒险者公会位于城内西区,高大的四层楼建筑是附近最显眼的地标。一楼的酒吧总是充满了喧闹的大合唱,平均每两天就会发生一次打架事件.每十天就会出现一次大斗殴,让附近的居民头痛无比。城里的警备队得这座建筑物视为「麻烦份子的聚集地」,除非出现尸体,否则平时他们根本懒得接近这里。当然,这之中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贿赂之故。酒保艾迪坐在吧台里面,一睑无聊的擦着酒杯。一小时前,这里才刚结束一场得近百人的大乱斗,因为实在闹得太过分,警备队不得不出面镇压,把一堆血气过盛的醉鬼送进牢里。托那群家伙的福,客人不见了.桌椅被砸烂了,一向拥挤的酒吧突然变得空旷起来。

      不过艾迪并不担心。根据过去的经验,此种状态最多只会持续到黄昏,等到晚上,那些缴了保释金的混蛋又会跑来继续喝酒闹事。艾迪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他只要担心新的座椅能不能在那之前送过来就行了。

      「可恶,那些混蛋,竟然不等我就先动手了 … … 」

      一名壮硕的巨汉坐在正中央的桌子里,一边抱怨一边灌酒。他是酒吧里面唯一的客人。这个巨汉是一个听到大乱斗的消息之后,特地跑来参加但没有赶上的好事份子。莱勒城像他这样的家伙为数不少,他最喜欢把人打得爬不起来,然后趁机得对方身上的财物席卷一空。简单的说,就是趁乱打劫。艾迪没有理会巨汉,只是自顾自的擦酒杯。要是随便跟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醉鬼搭话,只会给自己招来赢烦。

      就在艾迪猜测今晚究竟会发生几起打架事件时,大门嘎吱一声打了开来。一名穿着斗蓬的旅人走人酒吧,然后在门口停了下来,似乎对于里面的残破景象喊到吃惊。

      「别担心,刚才有人打架而已。」

      艾迪随口提醒对方,同时不忘猜测对方的来意。干他们这一行的什么都可以缺,就是不能缺少眼光,要是惹到什么麻烦的人物,届时可不是酒吧被砸就能了事。由于兜帽的关系,无法看见对方的脸,不过从光洁的下巴来看,此人应该很年轻。体格偏瘦,身高偏矮。靴子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货色,斗蓬也是廉价品,至于背上那个脏兮兮的旅行袋更别提了。艾迪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像伙是个穷鬼。

      旅人听了艾迪的解释之后,便直接走向吧台对面的公共委托区。所谓的公共委托区,其实只是一面贴满纸条的墙壁而已。那些纸条全都是工作委托,外来的冒险者可以任意接下这些委托。只不过这些委托都是一些「付出与报酬不成正比」的工作,而且仲介费也比较高,如果是本地的冒险者公会成员,应该会直接上二楼才对。旅人在墙壁前驻留了好一阵子,最后撕下其中一张纸条,然后走向吧台,将纸条交给艾迪。这种专供外来者接受的公共委托,其流程与一般委托大不相同。冒险者完成工作后无法直接向霍主索取报酬,必须由当地公会出面请款,这是为了怕那些外来者搞砸公会的信誉。艾迪看了看纸条,然后一边拿出登记薄,一边为这家伙的不幸而默哀。

      会被贴上公共委托区的工作不外乎两种;报酬太少,或是内容太过棘手。这张纸条上的委托刚好两者兼备。

      「你确定要接这个?」

      本着良心,艾迪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对方。

      「嗯。」

      「有同伴吗?」

      「没有。」

      「那最好还是换一个,这份委托一个人绝对做不来。」

      「我觉得看起来还好嘛?」

      艾迪暗暗咋舌。他不知道这家伙是真的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傻,反正该说的他已经说了,更深入的消息可不能免费提供。艾迪翻开登记薄,得纸条上的号码抄上去,问完紧急时的联络地址之后,然后交给对方一个小铜牌。这是一种安全机制,完成委托之后,只有拿着找牌的人才能在这里领取报酬。铜牌上刻着莱勒城冒险者公会的标志 ― 剑角虎。

      「喂,给我等一下!」

      原本一直默默喝酒的巨汉突然大喊。艾迪与旅人同时转头望向巨汉。只见巨汉站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左脚,Exposed憎恶的表情。

      「小子,你踩到我了!连个道歉都没有就想走?啊?」

      艾迪啧了一声。他知道巨汉根本是故意找碴,想要从旅人身上赚取没有赶上大乱斗的损失。

      巨汉没有给对方开口的机会,张开双臂一口气扑了过去。只见旅人低身一闪,及时避开了巨汉的突袭。

      「哟呵,还敢躲?胆子不小.. … 额?」

      巨汉回过头,然后愣了一下。旅人的兜帽因为刚才的闪避动作而掀了开来。隐藏于兜帽底下的.是一张有如洋娃娃般精致的脸孔。柔软的亚麻色短发、又大又漂亮的黑色眼睛、玫瑰色的小巧嘴唇,那美丽的容貌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屏息,沉闷的酒吧访佛也因为对方的美貌而显得华丽起来。不只是巨汉,就连艾迪也因为旅人的美丽而失神。

      「 … … 原来是女的啊。」

      巨汉回过神来,然后舔了舔嘴唇,狰狞的表情添加了几分下流。「很好,如果你肯乖乖陪我喝酒的话,这件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 ― 」

      巨汉话还没说完,便发现眼前突然冒出一道黑影。下一秒钟,巨汉的身体向后飞了出去。在艾迪惊讶的目光下,巨汉被一记飞踢给瑞翻。这一踢的力量之强超乎想像,巨汉只是抽搐了两下,便直接躺平,再也站不起来。

      旅人冷眼注视着昏厥的巨汉,大声宣告自己的出手原因。

      「我叫修 · 坎特 · 葛罗西亚,是个男的!」

      「无论是乞丐或富翁,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烦恼」

      ― 此乃马卡迪兰人的名言这句话指的是不管哪一种职业,都会有相对应的问题或困难需要去克服,就算从事再低贱的工作也一样。在人生的舞台上,所谓的轻松只是一种相对性的东西,老是喊着「我的工作比任何人都辛苦!」或「某某人的工作比任何人都要容易!」的家伙,最后的下场只有一事无成。是的,每一种职业都有他们的辛苦之处 ― 就算是盗贼也一样。

      远离人群,定居于荒山野岭,以拦路打劫为生,宛如将「无法无天」 这句话当成招牌扛在肩膀上的盗贼们,其生活并没有人们想像中的那么愉快。在菲瑞克斯大陆上,人类并非绝对强势的种族。那些占山为王的盗贼虽然全是亡命之徒,但是在魔兽眼中,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吃起来比较麻烦的家伙而已 。

      一旦失去了城墙与军队的保护,这群社会边缘人反而比普通百姓更容易受到魔兽的迫害。反过来说,那些胆敢占山为王的盗贼,其实力强到足以对抗魔兽的侵袭。铁木丘盗贼团便是其中一例。铁木丘指的是位于莱勒城东北方的丘陵。不知从何时起,有一群盗贼将这里当成了根据地,因此莱勒城的人们便称他们是铁木丘盗贼团。这群盗贼似乎很满意这个名字,在抢劫时也经常如此称呼自己。铁木丘盗贼团的成员约有五下人,个个都是凶狠残暴之辈。他们不仅实力强悍,同时也相当 谨慎,每次犯案皆是全员出击,得集体行动视为最高指导原则,绝不留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莱勒城数次派遣军队试图剿灭他们,却总是无功而返。修所接下的委托,便是从铁木丘盗贼团手中救出某位男子。委托人是一位有钱的寡妇,至于被绑架的男子则是她的情人,委托的完成期限是明天晚上。委托报酬是一万里恩,考虑盗贼团的人数与凶狠,莱勒城冒险者公会认为至少要用上七、八人才能顺利救出人质,扣掉中介费之后,每人能够分到的报酬实在太少,因此才会将这份工作放在公共委托区。

      然而一万里恩平分之后虽少,若是独吞的话,那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来自外地的旅人,修 · 坎特 · 葛罗西亚,打的正是独吞的主意。修向情报贩子买了有关铁木丘盗贼团的资料后,便立刻直奔对方的根据地。他躲在山寨外面的树林里观察了半天,然后确定了一件事 ― 山寨里面没什么人。

      「那些家伙跑出去作案了吗?大幸运了。」

      修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暗中感谢神明送给他这么样一个好机会。依靠岩壁修筑的山寨虽然简陋,却出人意外的拥有一座箭塔,只要派人在上面放峭,山寨周遭的情况皆可一览无遗。这群盗贼竟然不惜花费精力建造这种令敌人头痛的东西,可见其做事之谨慎。

      在箭塔上放峭的盗贼此时正在打瞌睡,如此修手中有弓箭的话,或许可以试着将对方射下来。话说回来,修从来没摸过弓箭,所以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可惜的。修从树林里窜了出来,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冲向山寨。墙壁是木造的,高度约三法尔米(一法尔米二一点五公尺),如果有钩索的话就能翻过去。修没有钩索,而是用了更出人意料的方式。修在奔跑时,朝着木墙射出两把飞刀,然后将飞刀当作阶梯,直接翻过外墙直接侵入山寨。从冲出树林时算起,这一连串的行动只花了五秒钟,修的身手之迅捷实在令人惊讶。修在确认周遭无人之后,便快速爬上箭塔,过程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当那位打瞌睡的盗贼清醒时,第一眼见到的便是一张让人惊艳的美丽容貌,但是下一瞬间,脖子上传来金属触感让他顿时察觉到事情不妙。

      「你 … … !」

      盗贼一睑惊怒,但是他才刚发出声音,修便将匕首往前推了一下。情势所逼,盗贼不得不闭嘴。

      「听好,你已经被俘虏了。」

      修一脸冷静的说道。

      「为了维护这世上所剩不多的公平与不一定存在的正义,我将代替那些被你抢劫过的人们惩罚你。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乖乖照我的话做,或是成为植物的肥料。选第一个的话就点头,选第二个就摇头。」

      盗贼点了点头。「

      很好。首先,把身上所有的钱交出来。」

      「咦?」

      「怀疑啊?」

      匕首再次往前顶了一下,盗贼只好慌张地掏出钱袋。为了预防被同伙偷走,盗贼们习惯得贵重的财物放在身上。修打开钱袋看了一眼,里面的银币数量让他相当满意。

      「好。接下来,说出你们的金库在哪里?」

      靠,这家伙是来黑吃黑的?盗贼瞪大了双眼,他从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敢把脑筋动到他们铁木丘盗贼团头上。身为盗贼却反过来被人打劫?有没有搞错!虽然对于修的大胆感到惊讶,但无奈脖子上还抵着一把匕百,盗贼只好老实的说了出来。金库的位置在团里并非秘密,但是钥匙在头目手上,而且外面机关重重。盗贼故意不提及那些陷阱,好让这狂妄的家伙受到教训。

      「被你们绑架的那个人,被关在哪里?」

      「厨房后面的仓库。」

      这家伙是来救人的?不只救人,还想要顺便打劫?这家伙也未免大过嚣张了吧!盗贼自已想。

      「其他人去哪里了?」

      「捉羊。」

      那是盗贼之间的黑话,意思是「出去抢劫了」。修只是点点头表示他听得懂,这让盗贼开始怀疑自己遇上了同行。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看情况,顺利的话,明晚就会回来。」

      「这里有多少人留守?」

      「 … … 四个。」

      修将匕首往前一顶。

      「我记错了!五个!是五个!」

      盗贼急忙改口。等到匕首上传来的力道变轻之后,盗贼暗暗松了一口气。其实连他在内总共有七个人留守此地,他故意少报人数好让对方大意。这份狡猾,正是铁木丘盗贼团令人畏俱的原因。问完想要知道的问题之后,修一记手刀将盗贼打昏,然后他爬下箭塔,从腰间取出了一柄匕百。匕百的造型虽然精炼,但是开非现今流行的设计,显然是具备了相当历史的古物。修用右掌抵住箭塔的底座,深深吸了一口气。

      「 醒来吧,碎祸!」

      然后,闪光迸裂。箭塔底座被打碎,失去支撑的箭塔开始倾斜,然后轰然倒塌。箭塔崩毁所发出的巨大声响,将山寨里面的人全部引了出来。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 」

      「箭、箭塔倒了?怎么可能!」

      面对莫名其妙突然倒塌的箭塔,盗贼们面面相觑,显得不知如何是好。紧接着他们发现了那位被乱木压住、昏迷不醒的盗贼,连忙将他拉出来。

      「一二、三二~~咭,明明就是六个人。」

      修躲在屋顶上数了数底下的盗贼人数。即使待在山寨里,这些盗贼仍然剑不离身,显然警觉性颇高。在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修便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然后发动突袭。四把飞刀仿佛被牵引似的,精确地射中了四名盗贼。另外两人惊觉受到攻击,腰间的长剑还来不及拔出,便被修一人一脚给踹翻。一开始就被飞刀射中的盗贼们企图还击,但是他们根本无法捕捉到敌人的动作。修有如流水般从他们身边滑过,每穿过一人,就会有一人倒地。转眼间,拥有优势人数的一方便全军覆没。彼此之间的等级相差大远,盗贼们根本不是这位美青年的对手。打倒了盗贼之后,修立刻着手搜刮对方身上的财物,然后得搜索范围逐步扩大。修背上的那个旅行袋仿佛无底洞般,把整个山寨里面的值钱货色全部吞噬殆尽。

      至于那个充满机关的金库,早在第一时间就被修搬空了。「好,最后是把那个倒霉的家伙放出来 。 」完成了扫荡盗贼财产的壮举后,修终于想起此行的目的。修来到了位于厨房旁边的仓库。门一推开,果然看见有个男人被绑在椅子上套着麻袋。修走到了男人面前,把麻袋掀了开来。

      「喂,高兴吧,你得救 … … 」

      在看见人质的长相之后,修的声音顿时便住。嘱的一声,修重新将麻袋套回人质的头上.然后转身走出仓库。

      「等等!等等呐!修,是我!是我啊!你最知心的好友、你最信赖的同伴、的男人 ― 艾斯 · 奇瓦拉啊!」

      修头也不回的快步直走,努力装作没听见身后那道可憎的声音。脑袋还你最欣赏每个认识艾斯 · 奇瓦拉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家伙艾斯拥有足以令绝大多数女性迷恋、令绝大多数男性嫉恨的俊秀容貌,同时也具备优秀的才能。

      曾经在马卡迪兰担任过宫廷诗人的他,被国王私底下称为「堪任宰相的男人」,能够得到一国之主如此评价,其才华之高由此可见一斑。然而,艾斯也是一个喜欢随心所欲、没事爱招着麻烦的人。他缺乏腕力,对于战斗一窍不通,打起架比晋通人还不如。偏偏艾斯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遇上什么看不惯的事总爱讽刺个几句,他那根毒舌简直像是被人施了魔法一般,不论对方是谁,都会被嘲讽到出现精神创伤。像他这样的人,理论上绝对活不长。遗憾的是,艾斯这个人有着士人难以置信的绝佳运气。不论他得罪再多人、遇到再危险的情况,最后总能化险为夷。即使离开宫廷成为吟游诗人,他依然不改其本色,每到一处都会招来欧尼小小的纠纷,然后再凭藉着好到莫名其妙的运气全身而退。

      「所谓祸害遗千年,指的就是这种人。」

      ― 这是艾斯的敌人对艾斯的评语。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 这是那些对艾斯抱有善意之人的观点。

      「这纯粹是人品问题。」

      ― 艾斯本人如此表示。

      「那家伙的好运根本就是建立在别人的恶运之上。」

      ― 这是修的看法。

      「 没错,这是恶运 … … 就像现在这样 … … 」

      修一边低声呢喃,一边踏上回归莱勒城的道路。不同的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艾斯 · 奇瓦拉,也就是本次委托的目标,如今已被修顺利的救了出来。虽然他的外表有些憔悴,但看起来似乎没有受到什么虐待,步伐稳定有力,双眼明亮有神,一言以蔽之,就是健康状态良好。

      「 哎呀,本来以为这次真的完蛋了,没想到你竟然会刚好出现!」

      从离开山寨后,艾斯就一直在修旁边不断括噪看。

      「没错,这是奇迹!这是友情所唤来的奇迹!这种只有在小说里面才会发生的故事情节,竟然真的止我碰上了!没想到我们之间的羁绊竟是如此强烈 … 啊,糟糕,我感动到有点想哭了 … … 呐呐,修,我可以哭吗?」

      「滚到我看不见也听不见的地方去哭,顺便记得找块石头撞死自己。」

      「哎呀,好冷淡的回答,修你害羞了吧?」

      「去死吧!早知道被绑架的人是你,我死也不会接下这份工作!」

      「哈哈哈哈,真是可爱的口是心非。救我出来时,你那副眼眶含泪的表情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哟。」

      其实那是因为不救艾斯就收不到钱,修对于眼前的选择题深谙欲哭无泪之故。

      「 ― 还有,帮我松绑时,颤抖的双手也透Exposed你究竟有多么的激动。」

      其实那是因为修当时正在质疑自己的运气为何如此糟糕,陷入了自我厌恶之故。

      「 ― 总之,我能够体谅你的心情.因为我的心情也跟你一样。今晚就好好庆祝.为我们的重逢干一杯吧!」

      无视于修的阴沉脸色,艾斯自作主张的决定了晚上的行程。眼见实在无法沟通,修只好深深噪了一口气,放弃了与对方争辩的想法。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体认到,想在口舌之争上压倒这家伙是不可能的。

      … … 没错,修与艾斯早就认识了。距今约两年前,两人在比洛夫丁的某处相遇,然后两人之间的关系由陌生人变成了一起旅行的同伴。修与艾斯的旅行遇上了许多人,也遇上了许多事,从后世吟游诗人的角度来看,这两人的经眨足以谱写出一本厚厚的冒险故事,最后甚至推翻了法师公会的统治阶层,就算说是改变了大陆的命运也不为过,其遭遇之精采,就算与过去那些传奇人物相比也毫不逊色。在那之后,两人各自踏上属于自己的旅途。修仍然为了债务与家计四处奔波赚钱,艾斯则是以「完成尚未完成的梦想」为由继续旅行。屈指算来,这已是一年前的事了。一年之后,两人以救助者与被救助者的形式重逢,实在巧合。以妖精的说法,这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命运丝线尚未断绝」的关系,不过在修看来,这摆明了是某位神明在恶作剧。

      「 … … 我说啊,你这次又是干了什么好事才会被人绑架? 」

      修懒得再跟艾斯争辩自己在情绪表现上的真实原因,将话题转到了其他方向。

      「得罪了盗贼头子?被你抛弃的女人买凶报复?还是多管闲事跟人结怨?」

      「听你讲起来,怎么好像我都是挑起事端的那一方?」

      「因为我很清楚你这家伙惹事生非的功力究竟有多强。」

      当初两人一同旅行时,大部分的麻烦都是由艾斯引过来的,就算称他是会走路的恶运也不为过。

      「抱歉,让你失望了。这次我可是无辜的,纯粹是受到别人的牵连才会被抓走。」

      「是吗?」

      修的神情露骨地表明了他不相信 。

      「修,你的表情已经深深伤害了挚友的心。看来我有必要说明一下这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好证明自己的清白,」

      「啊,不必了。再怎么正常的事情,从你口中说出来就会变得不正常。」

      艾斯没有理会修的反对,径自开始说明。

      「大约在半年前,莱勒城里有一位男爵过世了 … … 」

      「等等、时间点跳得太远了吧?」

      合集

    • 1
    • 0
    • 0
    • 2.7k
    • 云舟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back to top
    • to the bottom
    • single column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