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查看作者
    • 痛苦共情和转移或代入,引人入胜的可能不是击打而是这个动作本身激发的情欲

      这节论述很有意思,DS爱好者应该会有一定体会,得到臣服,付出关爱,在互相的过程中,会有摩擦或者矛盾,两个人尤其Dom方也会感到一定程度的痛苦,互相作用。再一个大的范围说,人们喜欢看灾难片,动作片,看到影片里的人受苦难或被打击会激发“刺激”的感觉,这些感受引申开来,还是那句话,BDSaMa无处不在。

      以上是我说的,以下摘自性心理学节选,我就是挑拣并精炼了一部分内容,要不然无意义的难懂的部分更多了。

      对痛苦的自然反应是一种情绪上的悲感(比如发生在本人),或同情的悲感(比如在别人身上发生)。痛苦若在自己身上,一个人自然觉得难过,倘若在别人身上,他也觉得难过,不过难过得轻一些,至于轻到什么程度,便要看他和这人感情关系的深浅了。但同时一些快感与满意的成分也是可以有的。

      罗马的诗人与作家卢克莱修(Lucretius)有过一段话,最足以表示这一番心理:安安稳稳站在岸上的人,对于在水中挣扎而行将灭顶的人,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的。卢氏说:“从岸上目击一个不幸的水手在波涛中同死神搏斗,是有甜蜜的趣味的。这倒不是我们对别人幸灾乐祸,而是因为自己超脱于灾祸之外,不免觉得庆幸。”

      近代报纸在报摊前面总摆一张招贴,上面用大字写着本日要闻的题目,这些题目里最普通的形容词是“惊、奇、骇、怪”等字,大都含有痛苦的成分在内,但宣传的力量,不但不因此种成分而减少,反因而增加,可见正自有其引人入胜的力量在了。

      有一派的戏曲是专以恐怖的情景擅场的,而许多上流作家所写的传诵一时的小说里,喜欢把悲痛的场合弄成发噱,可怜的人物弄成可笑。由此可见少许可以说不关性现象的施虐恋与受虐恋(德国人也把它称做“幸灾乐祸”Schadtenfreude)的成分是在一般的人口中散布得相当广的。

      依据上文的种种考虑,我们可以了解为什么施虐恋者的行为动机不一定是在虐待别人了。他所要求的,与其说是别人的痛楚,不如说是这种痛楚在自己前身上所激发的情绪。

      他说:“最引人入胜的,不是别的,是鞭打的动作本身。我绝对不愿意使人家受罪。她一定很感觉到痛,那是不错的,不过这无非是要表示我执鞭时富有强劲的力量罢了。只是让人家发生痛苦,在我是不感觉快乐的。实际上我很讨厌此种幸灾乐祸的行为。除了我这部分的性变态而外,我对于一切虐待别人的行为是深恶痛绝的。对于动物,我平生只开过一次杀戒,并且至今引以为憾。”

    • 4
    • 2
    • 0
    • 2.2k
    • 久liay属蜗牛的鲸LL离子键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0
      尼欧深渊监视者AceVIP3王のGeass
      @路人甲 被采访的一个相关人员,外国人
    • 0
      路人甲No.8
      最后一段他说的他是谁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back to top
    • to the bottom
    • single column sidebar: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