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礼拜堂 礼拜堂 关注:2007 内容:1994

    双廊碎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礼拜堂
    • No.5

      在乡下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原本以为自己坚持不了那么久,目前看来,有些小瞧自己了。

      昨晚收到了朋友寄来的一些海货,却惊奇的发现还有两袋俄产的意面。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是闲聊的时候,提起过对海鲜意面的情节,被朋友记下了,所以这次一起寄了过来。

      女生,总是比男人心细的。倘若是兄弟,定然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这些日子,在乡下吃的很生态,但确实没有那么丰盛多姿。我迫不及待的搜罗了一下厨房的原料,虽然黄油是肯定没有了,不过橄榄油还是找到了两瓶。番茄酱是可以自己熬的,如此一来,也可将就着做。

      我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不会刻意为了什么而去怎样怎样。生活本身其实是“缘”的,总有一些千丝万缕的暗联,在不经意间冒出来。细心感受即可,无所谓刻意强求与否。

      就拿这份“偶遇”的自制意面来说,从十多年前学会怎样去做,直到今日,竟也是诸多过往的见证者。这种感觉就像引着侦探欣喜的那些蛛丝马迹,被动却也是主动的导演着一些莫名的生活轨迹。

      上一次做海鲜面的时候,已是多年以前。

      在大理,洱海,双廊,兄弟姑妈家的客栈。

      当时正在云南漫游,从瑞丽、版纳、腾冲、保山、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一路停停走走,是一段将近两年多的时光。后来本打算去西藏久住,却也正是因为这海鲜面而未成行。

      那时的双廊名气还没有那么大,杨丽萍玉几岛上的宅子也是刚刚被报出来不久的样子。

      记得那会我已经在丽江住了很久,几乎每夜喝到凌晨两点多才散场。那时的酒吧街还有对歌,也没有那么乱和商业化,于今日相比,判若两城。

      当时约了大学兄弟一起去双廊小住,也是因为他家姑妈在岛上经营客栈,当时又是淡季,于是我俩占点便宜,去免费住些日子,只需当当临时管家,帮忙招呼下客人就好。

      记得我是提前去了的,比约定的日子早了有十多天。

      同学的姑妈很热情,也很随和,给我安排了一间“海景”大床房,据说旺季要卖到七百多一晚。作为交换,便是我顶替她家西餐厨师一段时间(好像是那位师傅喜得贵子,请了一个月的假。)。

      记得客栈是在一个小坡顶,风景绝佳,投资也很大,看着怎么也是小百万级别的。她家自己还聘了西餐师傅,是因为同学给做了什么外网的营销,有很多老外订房的缘故。

      我其实并非专业,只是在莫斯科上学时爱好做西餐,在宿舍集体厨房有些小名气而已。顶替西餐师傅是不敢说的,属于家常菜的水平,上不得台面。不过好在客栈也不是很讲究,客人们吃了两日,没见有剩菜剩面和投诉,而且还有客人专门定了我做的披萨带着出行,也算是一种间接的认可,我也就安心于这种免费住的交换了。

      那时的双廊比丽江要静的多,大部分时间,尤其到了下午,便是随便抓一种酒在阳台看海发呆。这种感觉,放大了来说,有点像“事后烟”的感觉。丽江的灯红酒绿是事,双廊的安静发呆是烟。

      有一天半夜,应该都快凌晨两点多了。

      记得当时是被细碎的敲门声吵醒,那敲门的方式很怪,声音不大,但是节奏很乱,乍一听无感,听一会便心烦意乱。

      我迷迷瞪瞪的开了门。

      “还裸睡呀!”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毫无波澜。

      我倒是一下惊醒了,赶紧闪身裹了一条浴巾。

      正常人都猜不到为什么我被半夜惊扰——这姐妹饿了,要点菜。值夜的管家怎么也拦不住,硬是被逼着说出了我的房号。

      可想而知,带着怨气做出来的意面,不是咸了就是番茄酱多而酸了。就这样,她吃完一盘后又点了一份!搞得我都有点饿了,索性多做了一点,自己也来一份。

      “怎么两次味道不一样?!”

      记得当时她还没吃,就开始质问我。

      原来她喜欢吃酸的……

      后来,是怎么就到了她房间去喝酒,我不太记得了。不过那晚并没有发生什么,只是聊了一些没头没尾的话,感觉消化的差不多了,我就回房睡了。

      她是位作家,在双廊常住写一个什么剧本,算下来跟我到的时间差不多。

      可能我并没有抱着有什么艳遇的态度来双廊,竟然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当然,也可能是她不怎么出房间的缘故。

      本来中短发的女人是我当时的情结,而且身材也是绝佳的,百分百是我喜欢的类型。可能是因为半夜惊醒的怨气,直到两天后再次见面,我才发现她原来是那么美的一位女子。

      其实这种美,大部分是气质和身材,并不是那种五官的美。

      尤其是天蝎座女人的眼神,是比较有穿透力的,也因此而迷人。她就像一个老练的嫖客,在夜总会挑选新下海的小妹那样,恣意的看着我。想来当时我心中没有什么淫念,所以看着反而稚嫩。

      这也是一种很难得的感觉,就像猎人忽然被变成了猎物,但又根本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时候。猎人可能也会很享受这种角色转换。

      只是,我欧尼的,远远的低估了她的深度,以至于在后面的日子里,投入的像个误入免费游乐场的孩子一样,全然忘记了自己原本是谁。

      【写累了,做饭去,晚上再继续······】

      神曲断界
      AceVIP2
      王のGeass
      打赏了50猫粮。
      reply
      深渊监视者
      AceVIP3
      王のGeass

      你去村里干嘛了,半夜踹寡妇门? [s-45]

    • 高文挖绝户坟?
      block 2-year reply
    • 非善之善这貌似是寡妇踹她门。。。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善恶的彼岸
      AceVIP3
      萌萌哒
      人是情感的动物,所以很多无法控制...
      reply
      猎龙.3rd
      好美,没有细看,清冽的文字,没有华丽的词藻,水墨江山美人如画扑面而来。
      reply
      No.6
      写得不错
      reply
      No.4
      没搞懂,当成游记看
      reply
      月下为君
      这样的女人太美好了。发出直女的感叹
      reply
      偶像的黄昏
      AceVIP2
      金迷琼石
      以至于我觉得自己要弯了
      reply
      No.4
      文化人
      reply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back to top
    • to the bottom
    • post interval sidebar: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