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礼拜堂 礼拜堂 关注:2008 内容:1995

    【双廊碎片】终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礼拜堂
    • No.5

      感觉忙了一整天,又不知道忙了些什么,这会才开电脑。

      好像只是下午炸了几盘荷香叶包肉丸,然后,然后就没有什么了。

      为什么一下就快九点了……

      在继续回忆和児的最后一段之前,遵从尼欧欧尼和迷路猫的良性宗旨,也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导,先单独说明下我和児之间的一些隐性判定逻辑。

      无论何时何地,隐私,尤其是圈内相关的隐私,都是要慎重的保护。这是经验之谈,万万不可儿戏。我和児虽然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相互明白了,但那是有前提的,否则我绝不会承认。

      一来,当时我们身在双廊,这是一个旅游之地,相互之间纯属远距离偶遇,说难听点,下次再去都不知是猴年马月。这是一种距离和环境上的安全感。

      其次,朋友姑妈家的客栈,也是中上等的消费水平,并不是说有消费能力的人就没问题,而是有消费能力的人,通常都有更多的顾忌,轻易也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嗯,大概是这个道理的反向理解。)。

      还有,从老奶奶那件事,我认定児是一个善良的人,虽然善良不代表理性,不代表值得信赖,除了善良,什么都不能代表。但是,至少可以说明一点——你不去惹恼或者激怒她,她是不会主动侵害你的。

      当然,还有一些细节。

      包括她的穿衣风格,眉宇间的那些微表情,言辞的风格等等,都是一些判断的依据。

      记得在迷路猫看过一篇帖子,说的好像就是识人等等。我很赞成,尤其是圈内关系,识人,是前提,是必备的能力和基础。否则,等着交学费吧,肉体,精神,经济,各方面的学费有的交呢。

      好了,回归主题。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样有点太心机了,我的观点是,心机是用来防身的,不是用来对付别人,这便无妨。如果拿来作为工具,试图耍弄,玩弄别人,那便是恶。与道长常说的“善”,便是势不两立了,哈哈。

      児也不是简单的女子,至今,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可以去哪里寻她。正如有人说过的那样:“随时可以翻脸的关系,才是公平的对等关系。”,翻译过来的意思差不多——除非我愿意,你永远找不到我。如果你找到了,说明你真的爱我。

      话说那天被她胡乱绑过之后,我想着也就如此了。再进一步,难免会有那种关系。一来,我于此没什么兴趣,要知道一个在戒瘾末期的人,对凡常的那些造爱行为,是根本不可能有丝毫兴趣的。二来,点到为止其实是最好的一个程度,凡事不要太过,这也是经验。

      然而,正如前文所说,事情其实一直在朝着非常规逻辑的方向发展。

      白天我是没注意,児应该是又背了一筐绳子和民族布。因为,晚上她喊我过去的时候,我发现绳子多了好多……

      客栈的顶楼是两间豪华海景套,每间大概有200多个平米。落地窗,开放式浴缸,梁式空间的那种。

      児是喊我去那碰面。

      后来我才知道,她本来就是包了两间,一间普通大床,还有就是这间海景。大概的意思是,海景是情景房,是她写某些情节时,激发灵感的地方。

      “你觉得这个梁的承重大概是多少?”

      她这么问的时候,我是根本没有联想那个方面的。

      要知道,绳艺是很讲究的一门艺术。在我看来,侧重于两个方面,一种是绑缚花式,一种是吊缚形式。

      所谓绑缚花式,主要侧重于绳的绑缚线路与人体曲线感的融合,放大曲线美,视觉冲击力等。

      吊缚形式呢,就是比较本源的一面了,除了放大曲线美感之外,还会侧重于实操和姿态挖掘,是更高一层的绳艺形态。

      児把四把凳子和几床被褥在摆弄的时候,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究竟要干嘛?

      直到她把绳子甩上正梁的那一刻,我是真的有点懵了。

      这完全是开玩笑!

      先不说房梁能否撑得住她的体重,是否有危险之类。

      单是这种自制的绳子,加上没有辅助工具,那个摩擦力太大,是没有操作性的!

      “你快躺上去!”

      我真的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要疯要疯的感觉。

      原来她是这样设计的。

      凳子,加垫在上面的被褥,大概就是离地一米半的样子。

      因为她考虑到可能拉不动我的体重,所以是打算像上吊那样,搞好了之后再撤掉凳子和被褥,达到让我被缚悬空的状态。

      通常情况下,我是绝不会被这样摆弄的!

      但是,想象一下,就是那种不是讨论弄不弄你,而是直接跳一步讨论怎么弄你,把你的逻辑带乱掉。

      就这样讨论着,就莫名其妙的不由自主的配合着绑上了。

      仍然很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多么麻烦的过程。

      结点不对了,就没法平衡体重,要各种调。还得换束法,因为要用那种可以灵活调整结点的束法,才好操作,不然要重头来过。

      这种搞,也不像昨晚有对照镜子,看的方便,教的也方便。反正是折腾好几个小时,我脖子都快断了……

      不过,天蝎座就是这样,认定的事情,一定要搞完,一般不会轻易放弃。

      我们两个蝎子都着了魔,凭着她惊人的体力和毅力,还有我的无私奉献,差不多凌晨才搞好。

      “你真好!”

      児这样说的时候,眼神很真诚。

      那种感觉就像我真的特别为她着想,她也体会到一样。

      其实,我没有那么好,无非就是自己也好奇想换位体验一下是什么感觉而已。

      好奇心,被单纯的误解了,或许就是这样吧。

      世间的真理是,最先认真的那一个,必将是最先受伤的。当然,这与最终结局如何,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只是对情感体验的顺序而言,一种统计学结论而已。

      用毛巾做的头套,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就被戴上了。

      好像她也是用“你真好”,换了我默认“随便她”的自定义交换……

      我当时就知道,塞进我嘴里的,肯定是内裤,是她刚新换的,还是没穿过的就不得而知了,事后也没核查。

      具体过程就不详述了。

      大致就是出乎意料,没怎么想到,还有我的CK内裤被剪破了(那个不用剪的好吗,本来就是开放式的。)

      异样的丝滑感,莫名的被控羞耻感,反角色扮演的隐性兴奋,不可见引起的想象刺激,或许还有悬空带来的一些生理分泌刺激吧,天知道了,反正是综合性的。

      人总是会败给新鲜感,会被莫名的幻想所引诱,因为一种快感,而产生为未来的某种预期,于是不自觉的导演着自己的生活轨迹,于其中感受希望与失望,纠于六感之间无法自拔。

      児那晚问我会在双廊多久,我说一个月(这也是本来的计划)。

      我也说到了去西藏的计划。

      我们聊着,玩着,闹着,时而正经,时而乱搞,时而专业,时而如孩童一般,时而又色不可言。

      大概不到一周吧。

      时间过得很快,快的吓人。

      好像就是我兄弟要到的前两天。

      児一清早就退房了,没留下任何,任何。

      我是下午才知道的,因为习惯了下午约晚上的时间。白天都要忙,她要写本子,我得做事。

      好像前一分钟还一起在海边散步,这一分钟她就消失了的那种感觉。

      后面的种种,可能是我还没完全释怀,不能特别放松的去写。

      很多时候,生活就像电影,电影就是生活的真实经历吧,作者的经历。

      都是这些不良文化,害苦了现实中喜欢瞎折腾的人们……

      児不告而别之后,我心情受了影响,加上兄弟说他可能晚到几天,于是干脆就也走了。

      原本以为自己能受得住。

      可每次看到楼上她的房间,就会感觉那里有一个一直在又永远不会回来的人,很烦。

      所以干脆走了,回丽江大醉了几晚。

      醉到凌晨两点多,给路边打手碟的老外伴舞。

      醉到跳进河里,被保安拉出来踹。

      醉到我哥亲自来把我拎回家。

      很幼稚的,看到自己根本没那么强大,没有那么狠心,没有那么自以为是的心硬。

      反正感觉很不好。

      差不多过了三四周吧,后来我还是去拉萨了。

      当时约了一位徒步的王者,是个妹子。她的陌陌定位最牛,一会在非洲,一会在长城,一会在丽江,一会在甘肃的。

      这姐们是个人才,很美,很专业,就是黑,比古铜还深一点那种。

      我追她追到拉萨,一起去仓央嘉措偷情的地方喝酒。

      那天是27号,几月我不记得了。

      我们一群人喝的正嗨。

      我兄弟打来电话,就是一起约双廊的兄弟。

      说店里有张明信片是给我的,是児寄来的,约24号在拉萨见,留言是“仓央嘉措的秘密,你知‘道’就来。”。

      嗯,不太愿意去回忆当时的感觉。

      凡事都会阴差阳错。

      児以为我会在客栈等她,因为我说过要待一个月。

      客栈收到明信片是十多号的时候,放了两三天才告诉我兄弟(客栈没我手机)。我兄弟又没当回事,给忙忘了,看到我在朋友圈晒图去了拉萨,才想起来。

      我能怪谁?

      怪自己吧。

      怪她。

      非要矫什么情?

      写剧本还不够,还要演剧本?

      演过了吧,这下大家都爽了。

      事情已经是多年以前了,还能记得这么清楚,很难得。

      那些我们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会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遗忘。

      还来还是念念不忘的不够。

      本来打算跟着一起徒步藏区,还是作罢了。

      冥冥中一些注定的轨迹,就这样悄悄的被自己改写了。

      改来改去,还是自己在写,换汤不换药。



      请允许我在键盘旁沉默五分钟。

      找首当年的曲子听一下。

      然后高调的做个总结。

      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关键是自己的心。

      倘若我当时真的决心去找,找到児是完全有可能的。

      倘若児当时真的想等我,等到27号再次相遇,也是有可能的。

      就是这个“可能”,成了借口,成了理由,成了任性。

      也是这个“可能”,验证了人的真心。

      我们或许都是希望自己准备好了,而并未真正的准备好。

      那一段奇异的开始,还不足与支撑后面的轨迹。

      所以,夭折在各种奇葩逻辑里了。

      当有一天,你的心,把可能变成绝对的时候。

      没错,你的“真”就确实到位了。

      我还没有这种体验,没到这种境界,继续努力!

       

      双廊碎片·

      忘却鱼
      BigVIP
      金迷琼石
      看了心里怎么说呢,不舒服,我讨厌不告而别,文艺青年觉得这是浪漫觉得这是洒脱这是把生活活成诗。我觉得这就是不负责任,这就是作,这就是没事找事。所有让自己委屈的后悔的遗憾从不是生活造成的,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reply
      神曲断界
      AceVIP2
      王のGeass
      我们总是在不告而别的一时苦涩中,成长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是为了忘记,而是为了曾经的美好,我还记得那个曾经在同学聚会上遇到的皛,我们在包间外的阳台一起喝酒聊天是,她曾经对我说过:“那时候我也想过远方,后来发现梦还是要醒的,但是当我醒来后,我发现没有那么难受,只是因为铁石心肠无动于衷。那一刻的欢愉,只是我给自己的虚幻信号,终究断了,散了,一切又好了”
      reply
      幻影狸
      我很佛系
      得不到的故事,才能记一辈子
    • 炁风绑不到的身体,才能想一辈子 [s-29]
      block 1-year reply
    • 如鵺@炁风 嘿嘿;-)
      block 1-year reply
    • reply
      猎龙.3rd
      看了三然后又从你的主页看了一二
      reply
      猎龙.3rd
      萌萌哒
      唉。。。这就是若失若离的感觉吗?为什么会心痛呢。
      reply
      无双.2nd
      错过,好可惜。
      reply
      无双.2nd
      只是当时已惘然
      reply
      猎龙.3rd
      萌萌哒
      又去补了一和二。。唉。错过就是错过了吧。如果再相遇又会怎样呢?
      reply
      猎龙.3rd
      以为是山水随笔,原来是sama故事
      reply
      偶像的黄昏
      AceVIP2
      金迷琼石
      “那些我们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念念不忘中,被我们遗忘了”这句话很多年前,有个人说过。
      reply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back to top
    • to the bottom
    • post interval sidebar: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