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礼拜堂 礼拜堂 关注:2017 内容:2084

    【探讨贴】在自由主义日渐式微的时代,我们如何选择自己呢?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No.9
    萌新观大佬发言,我可能明白你说的自由观是啥了。
    reply
    冷冽鸟
    初衷不同追求不同
    reply
    深渊监视者
    AceVIP3
    王のGeass
    据阿克顿勋爵(John Emerich Edward Dalberg-Acton)的统计,思想家对“自由”的定义有200多种。所以,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说“自由是一个变色龙似的语”。
  • Crush有很多这样的词语,也存在着人们对此做出的种种解释与讨论,我觉得重要的不是前人对此做出如何解释与讨论,重要的是我们是否认真地看待与讨论过。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让我一下想起舒婷的《致橡树》,凌霄花和橡树为何不能一直在一起?就像森弭一样,一方的强大不是强大,必须彼此都足够强大。百分之五弭完全属于森,森完全属于弭。其余的百分之九十五可以是任何其他关系。当然这种关系是彼此协同的结果,某种默契。
  • 尼欧太理想化的都是脱离现实甚至大相径庭的
    block 2-year reply
  • 浣子兮嗯 说的对@尼欧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No.5
    自由是可以遵从内心吧
  • Crush极像个人自由主义者。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to the bottom
  • post interval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