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registration
  • 集中营 集中营 关注:669 内容:1910

    无聊瞎写着玩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13
    • 集中营
    • 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

      我叫邬涯,是一个杀手。但是我认为自己其实是一名剑客。没有杀手会选用一把剑作为兵器,除了我。

      在江湖上,一直都有我的传说。他们叫我乌鸦,是江湖第一刺客。没有人知道我的样子,知道的都没有办法再开口说话。我不在乎江湖第二是谁,也不害怕他会追上我。

      做完最后一票,我就收手,找一个小娘子退隐山林。

      任务完成的很顺利。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出五十万两银子要一个青楼花魁的命。五十万?呵,有钱人的世界果然看不懂。虽然我是杀手,但那是我的职业,现在我离职了。我现在是一名纯粹的剑客,剑客是可以八卦的。

      好奇心在不断作祟,我已经金盆洗手了,江湖上的事与我无关。所以我可以开始查我想知道的事情。

      死在我手中的这个姑娘叫红鸾。她长得是极美的,大抵说书人口中的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说的就是她吧。现在,我有点后悔杀了她。不如不接这个任务直接退隐,拿钱把她赎回来,再生几个白白胖胖的娃儿。啧啧啧,想想就美得很。

      红鸾还有一个妹妹,也在这座青楼中。她叫青鸾。我偷偷去看过。姐妹俩如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

      我去找了老鸨。

      “我要给青鸾赎身。”

      “客官哪里人?”老鸨风韵犹存,但笑的太风尘了,我不喜欢。

      “与你无关,说个数。”

      “十万两。”嗯,狮子大开口。

      “成交。”

      我领着青鸾来到了一座小山村,我很久很久之前就来过这里。

      村口有一颗老槐树。他已经快不行了,但很顽强,树枝上零星点缀着几片有些发黄的叶子,余下的都是凄凄惨惨。有几根爬山虎不屈不挠,可能也要随着老槐树去了。

      小山村周边的风景很好,所谓千里横黛色,数峰出云间。一条小溪从村中央蜿蜒而过,把小村分成了两半。村东五户人家,村西六户。

      我和青鸾在村东溪边盖了一座小院,在小溪上搭了两块木板。我是想收过桥费的,一次一两银子,直到我第一个客人——一个五岁稚童问我“银子是啥?”。

      我觉得我要做个好人,所以我的小桥不收费。

      青鸾是个哑巴,但是我认为十万两银子不亏,她很会做饭,院子也打理的极好。

      我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提几桶水回来——青鸾是姑娘,她提不动。然后就可以躺在躺椅上晒太阳,听青鸾给我弹琵琶。阳光真的很暖,青鸾弹得也真的很好听。

      好景不长,青鸾生病了。

      我领着她走遍了各地的医馆,大夫都只是摇摇头,长叹一声“老朽医术低微,夫人此病绝无药石可医,请回吧。”

      我不甘心。

      青鸾死了,我会亏十万两银子。青鸾不能死。

      我去找了鬼医。他医术高明,长得很丑,所以会有一条变态的规矩:医一人杀一人。无所谓,我可以替他杀人。

      鬼医问我,“想好了?”

      “嗯,你治好她就行,我替你杀人”

      “你能杀得了?”

      “这江湖,还未有我不可杀之人。”

      “好”

      青鸾留在鬼医那里治病,我去杀人。

      我是杀手,江湖第一的杀手。

      可是这一次我失手了,我也没有失手。

      对方有备而来,他们知道我会来,有很多人,还有弓箭手。

      可是我要杀的人还是死了。他们没有想到,其实我是一名剑客。

      我买了一匹马,黑色的,有些瘦弱。但是很温顺,适合我。

      我在傍晚时分回到了鬼医那里,刺眼的光晕在竭力反抗,想留在这人世间。

      青鸾站在门口等我,她已经好了。

      下马,回身,拥她入怀。

      她亲了我。

      这不是我俩第一次接吻,湿漉漉的,有些苦还有些酒味,没有以前那么动情。可能是青鸾的药吧。

      鬼医斜椅在门口,他看我的眼神有点莫名的意味。

      “你是乌鸦”

      “我不是,我是邬涯”

      “你快死了”

      “我知道”

      “你知道?”

      “毒是苦的,酒是涩的,吻是甜的”

      青鸾猛的抬头,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我摸了摸青鸾的头发,乌黑且光亮,很柔顺,可惜的是以后摸不到了。

      “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你知道我不是哑巴?”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不叫青鸾,你叫红鸾,你也没有妹妹,那天死在我手里的不是你。我什么都知道。”

      “你知道我是谁?”

      “不是你发布任务要杀了自己吗?不然谁会那么傻,花五十万杀一个青楼女子。那五十万不是杀青楼中的红鸾,是杀江湖中的红鸾。你马上要成为第一了,说说你的获奖感言吧。”我眉间带笑。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从我不是杀手的那一刻。”

      “为什么?”

      我挥了挥手,上马离开。

      “不用追,他活不了。”鬼医淡淡的说着,“走吧”

      夕阳还在,但是只能照在我的后背上,我没有回头,阳光太刺眼。

      后来,乌鸦重出江湖了。她不是一个杀手,她是剑客,她叫乌鸦。

      终。

      PS:凑巧看到了这首曲,然后脑子里就浮现了一大堆画面。笔力所限只能写出来一丢丢,感觉有点凌乱……是不是应该报一个培训班什么的呢……话说我定位点怎么跑河北去了……从来没去过的呀……

      No.8
      果然这里的都是写手 真厉害?
      reply
      神曲断界
      正在缓冲……
      太长了。。。什么也别说了 提莫必须死
    • 提莫大魔王咕?
      block 2-year reply
    • 我知道你很酷@提莫大魔王 嘿嘿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No.6

      写得很好呀~~~

      古龙即视感 [s-3]

    • 提莫大魔王谢谢谢谢~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No.5
      令人羡慕
      reply
      忘却鱼
      大罗金仙

      打斗的戏呢?床戏呢?全剪了?

    • 提莫大魔王我又不胖小黄文作者啊喂!
      block 2-year reply
    • reply
      深渊监视者
      AceVIP3
      王のGeass
      一名贱客
      reply
      无双.2nd
      于老爷子
      reply
      竟然看完了
      reply
      先驱.1st
      奇迹守护
      都是文豪
      reply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preferences setting
    • to the bottom
    • post interval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