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registration
  • 集中营 集中营 关注:670 内容:1910

    【记录】私小说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2
    • 集中营
    • Husky

      初来乍到,诸多事儿都不清楚,很感谢有这样一个地方供我记录些从前经历,倘是行文有甚不足,还请原谅。

      我拟题目作私小说,确有借其那一点自我暴露的特点来记述,如此,读到这里的人,即使视作是一部女性Ḋṏṁ视角的小说也没关系,本来人世与小说就有近似,只是小说还要求一定逻辑,而生活并无逻辑可言。

      #

      新世纪的前二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新千年飞速的改变着我们周遭的一切,工业与技术让夜色璀璨胜过星辰,氤氲霓虹里,总有一瞬,你会错乱,这二十年是否真的存在过,现实与过去又是如何交错纵横,耳畔旧人低柔哼歌的声音,究竟是记忆,还是我的幻听。

      我们是新千年成长的一代,我们是被新千年的世界宠坏的一代,我们被过早的催熟,因此过早的反省。

      自省是传统道德中值得称赞的一部分,这也是我注册论坛的一部分原因,我一度是独自凭借本能和知识在探索情感与肉体,或者将之称为玩弄,沉浸其中时,最好的自我保护就是不要回头,也不要思考,那么,这是否是对的?

      我在逐渐得出自己的答案,这也是我记录下这些东西的源头。

      关于BDS。M,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开始,我最初只是为了发泄,不是发泄肉欲,而是发泄痛苦。那时,我非常爱重的人自杀了,他是我的朋友、老师、哥哥、甚至有着父亲的影子,这使我极度痛苦……事实上,直到现在,直到这一刻,想到他,我依然痛苦,时间改变了一切,改变了我面对痛苦的态度,但是没能改变痛苦本身。我用伤害他人来作为发泄,这听起来很幼稚,也许因为我处在一个幼稚的年龄,也许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一切他人劝说的话语,我早已对自己说过千万遍,却依然无济于事。

      如果说这是起因,或者一切的开始,那么助推就是他去世后,父母将我送出国念书,他们觉得换一个环境,能够快些走出低潮,况且又不舍我在国内进学大潮下压力过重,每每念及他们如此心爱我,就又使我为当初心如死灰的模样感到抱歉,往往我们站在如今回望过去,多少都会有所遗憾,那个时间点的自己却不能明白,人世如此,无法苛求。

      如此,我在非常糟糕的心理状态下,得到了所谓的自由,由此开始了真正的“发泄”,那时我颇顽劣,陪我玩的人却很不少,从那时到现在,我始终坚持无性*,我本就不是为了肉欲的快乐而来,我也不需要通过这样的途径得到,何况我还未成年,应该对彼此负责,不能把对方陷入危险之中。

      让男人女人在我面前跪下,总是不难的,年龄,容貌,再到金钱。这总是不难的,当我明白了这个,后面的一切都再也刹不住车。BDS M中有许多晦涩的难言的心绪,然而它的绝大多数参与者都逃不开世俗的这一些,绝大部分的S与M互相轻视,只是S感知的渠道更少,也许是因为他们大多在游戏里处于所谓的掌控方。

      行文至此,该从谁说起?

      好吧,我第一个想起的,是Paul。

      Paul是我一位同学的叔叔,他给我第一印象非常好,因为风度实在迷人,甚至激起我申请他教授的那所大学的冲动,同时激起的还有另一种冲动,那时我已经调过数位M,人的举止里,总烙印着他的经历,后来Paul承认,他第一次见我时,隐约感受到了某种东西的存在。是他从容的态度令我有一些破坏的欲望吗?也许。

      学校有很多活动,Paul经常作为同学的长辈出席,teens是很难搞的,我那位同学有着teens一切讨人烦的特质和天使的面孔,写到这儿我还能想起她灿烂的金发,垂散在雪白的肩膀上,想起她逼问我如何能有光滑细腻的肌肤,我逗她,如果你亲吻我,我就告诉你,她真的亲了,穿过她的金发,我看见Paul就站在我们前面,带着一点无奈的笑。

      啊,他见惯了teens胡闹,那些刚刚进入大学的孩子,那些匆匆毕业的孩子,他们在他眼中都是teens。但是我喜欢他和你说话的态度,只要交谈是令他感兴趣的,他不会考虑你的年龄,只在意智识的平等。

      我们聊了很久,第一次触及游戏却有些突然,他冲动了,冲动的跪了下去,也许有一瞬他还想用玩笑混过去,但是他跪了下来,我的本能让我提出要求,第一个要求,就是让他脱掉衣服。

      他是否迟疑?我记不清了,总之,他还是照做了。

      我见到了赤裸的Paul。

      第一次*很仓促,但是如果那时我不做,后面的一切都不会进行下去。

      Paul承认过他幻想过无数次在美丽的少女面前跪下,那时我们的关系已经比较亲昵坦诚,我哈哈大笑,以为他是在取悦我,不论如何,女孩子在被夸奖美貌时都是愉快的,那时Paul却说,他起初并不怎样喜欢我,也许是因为他的学生里有许多这一式女孩子,年轻,亚裔,奢侈品爱好者,名校商院或是Arts,太多了,他渴望的那种东西,从来不能从他们那里得到。我喜欢,甚至感谢他的坦诚,然后狠狠打了他。伤害,玩弄,shame,除了性,我也有非常丰富的手段,我几乎从不让他穿上衣服,很少让他高潮,Paul对怎样从疼里面得到快感很熟练,他有漫长的同性性。交史,但是他不会被那支配。

      Paul不是和我关系最长的一个,也不是玩法最多的,但是我第一个想到他,因为他曾经那样无私的、真切的帮助我,他让我从单纯发泄痛苦开始转变,他让我明白,痛苦无法借由发泄治愈,无论生活给了我们什么,我们都必须使自己强大起来,永保内心的坚强。

      今天醒的这样早,忽有提笔的冲动,暂且写到这里,近日雪势极盛。

      偶像的黄昏
      AceVIP3
      神豪千金裘
      把弭当成发泄情绪的工具人不太好吧 [s-63]
      reply
      视杀邪眼
      正在缓冲……

      写的很有代入感呀,直接就集中营了

      reply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preferences setting
    • to the bottom
    • post interval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