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registration
  • 集中营 集中营 关注:669 内容:1910

    我错了,可是不知道错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改。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13
    • 集中营
    • 幻影狸
      温文尔雅

      “林隽心里有些着急,还有些气和慌,他松开手跪直辩驳道:"你当时拒绝以后,我没有因为是你的宠物生气啊,你也是我的男朋友,我想你了,所以我要你过来。"

      他极其顺口的说完这句话,他又搬出了这个理由。

      通常说完这个理由,都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沈知辞突然叹口气,站了起来,他走出林隽手抱着的范围,道:"既然这样,我们结束关系吧。"

      林隽脸上出现的第一个表情是迷惑,他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沈知辞说了什么,他又道:"我以后不生气了,我会控制,我......"

      "你可以站起来了。"沈知辞打断他,他站在他侧面,看着地上低声说,"我重复一遍,我们结束关系。我现在去收拾一下东西准备走了。"

      "为什么?"林隽终于听明白了,他整个声音开始颤抖,哆哆嗦嗦往沈知辞脚边爬,"为什么,你不是说我写完这事就过去了吗......"

      沈知辞避开他,又绕到他身侧:"你说的是什么事?你去俱乐部的事情吗?你根本没明白我刚才和你说的是什么还是装不明白。"

      沈知辞说着就走到房间里,片刻拿出他经常背东西过来的那只背包挎在肩上,往门口走。

      林隽意识到他是来真的,跪在地上愣了一下,冲上去拉紧他:"你不能走......你怎么要走呢,你不是说你不会丢掉我的吗?你......你和我保证过的!"

      沈知辞也不挣脱,口气还是很平静:"你记错了,我和你的原话是,你想做好,愿意做我的宠物,我就不会丢掉你。我没有丢掉你,是你把我推开了。"

      "我没有......"林隽惊慌失措连着包去抱紧沈知辞,"我没有推开你,我愿意做好的,你是我的Master......"

      "你愿意做好什么?你只想被抚摸,被爱护,好,我给你。但是你什么都不会回应我,你只想要更多的,是吗?"

      林隽心里又惊又怕,他知道沈知辞说的都是事实,林隽一句话都辩驳不出,只知道手下下力去箍紧沈知辞。

      "林隽。"沈知辞提高音量,叫了他的大名,"松手,我要走了。"

      "不行,不行!"林隽很久没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叫法,此时这两个字好像千斤重一样压住他,他哀哀嚎着,"你不能走,你不做Master你也是我的男朋友......"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沈知辞嗤笑一声,"你这个理由用的太顺嘴了,现在还能搬出来。我问你,你把我当过男朋友吗?你装病骗我说想我作为男朋友多陪你一会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给生日礼物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昨天打电话说想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几天一个电话都不打过来,开口还能说想我,你也真是可爱。你不想我,你只想我对你好,满足你。就算多吃几口药你都不怕出事,你就想在我这里多找存在感,希望我把所有东西都掏出来给你。"

      "对不起,对不起......"林隽呜呜咽咽,还在使劲拦住他,"我......对不起......"

      沈知辞只从包里掏出那个车钥匙,丢到沙发上:"谢谢你给我的报酬,现在还给你。"

      林隽盯着钥匙,心里发虚,猛地颤抖了一下,又转身去拉扯沈知辞。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了。"林隽去扒沈知辞身上的包,"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以前没有说,你和我说了我就知道了......"

      "这些话我以前告诉过你多少次?你现在还在怪我没和你说过吗。我和你说过,你沉浸在侥幸里,你全部都无视了。"沈知辞由着他扒下来,只身去开大门。

      "Master!"林隽尖叫着去挡住门,一张脸上全是惊恐,他又跪到地上去抱住沈知辞的腿,"你别走,你别走,我会改的......我笨,你那么说,所以我不明白......"

      "你不要叫我Master了,是我没有教好你。你说你会改的这句话说的也够多了,我信你那么多次,答案是没有用。我想告诉你,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也会难受的。你要我直接了当和你说我早知道了你不喜欢我,我也发现了你在拿我对你的感情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一次又一次做各种索取的借口,然后请你不要这样?对不起,在此之前,我也做不到这么直接伤害自己的心,我有时候都不愿意去想,不想去提,你却还要开口再提出来。"

      沈知辞看着锁,他的神色很黯淡,眼眶有些发红,声音却越发冷静,这段话他说得很顺畅,好像已经在心里重复过很多次,最后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你现在的意思是,是我不好,我就该在你面前捅自己一刀直接和你说。"

      林隽害怕极了,他的手臂箍得发酸,却还紧紧地搂住沈知辞:"不是......不让你走......你打我好不好,你去拿钢管......你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不走,我给你当牛做马......"

      "你别这么说。我这近一年对你好,让你和真的小猫一样被宠爱,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我是需要你给我当牛做马的吗?"

      "不走.”

      —-—-—-—-—-—-—-—-—-—-—-—-—-

      以上出自小说《梦中高地》,可是林隽究竟错在哪里?臣服,仰望,敬畏,顺从,依赖,信任,好像都有的。文中说没有爱,没有给予,可是给予什么,怎么给予,给予了,在行为、外在表现上,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健康的,正确的,舒服的关系,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真是一个连小说都看不懂的铁憨憨。。。


      猎龙.3rd
      离经叛道
      不知道楼主想通过标题和内容表达什么?
    • 等师父的桃夭就是怎么相处,才能不把s当做一个工具人,在行为表现上,好难区分
      block 1-year reply
    • MK弱弱问一句,“工具人”的定义是啥?@等师父的桃夭
      block 1-year reply
    • reply
      环印猫
      高岭之草

      我觉得应该是他们两除了那个关系之外,还有一层对象的关系,然后Ḋṏṁ应该是爱上ṡṻḃ了,但是ṡṻḃ本身是不爱Ḋṏṁ的,利用Ḋṏṁ的爱想让他对他更好。他没有给予Ḋṏṁ对等的爱,Ḋṏṁ有种被玩弄的感觉,就像个工具人一样服务ṡṻḃ,还一腔热血的爱着对方。那不是亏得一批吗?

    • 等师父的桃夭如果爱,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block 1-year reply
    • 罗零零 @等师父的桃夭 ṡṻḃ爱上Ḋṏṁ?
      block 1-year reply
    • 等师父的桃夭@罗零零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爱,那这样的相处就是正确的吗
      block 1-year reply
    • 罗零零 @等师父的桃夭 莫得毛病,感觉是挺ok的
      block 1-year reply
    • 等师父的桃夭@罗零零 ?
      block 1-year reply
    • 罗零零 @等师父的桃夭 爱上是什么样?这个因人而异吧。而且爱分很多种,Ḋṏṁ想要的其中一种是ṡṻḃ对于对象的爱,这样是不是就不难理解了
      block 1-year reply
    • 等师父的桃夭@罗零零 那这样说的话,如果没有爱,Ḋṏṁ好像就是个工具人?
      block 1-year reply
    • 罗零零 @等师父的桃夭 个鬼哦,都说了爱分好多种了啊,Ḋṏṁ和ṡṻḃ也是有爱的啊,只是文中那个Ḋṏṁ不满足啊
      block 1-year reply
    • 等师父的桃夭@罗零零 擦,这么复杂,干脆把Ḋṏṁ气死吧,一了百了
      block 1-year reply
    • reply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preferences setting
    • to the bottom
    • post interval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