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注册
  • 礼拜堂 礼拜堂 关注:2020 内容:2103

    关于与ṡṻḃ的共情以及自己的一点故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12
    • 礼拜堂
    • emmm,写完看了一下,说的有些乱七八糟的。

      我不知道别的森是怎样,反正我是那种很容易共情的人,而且大多数情况下会第一时间将共情的结果跟自己对比判断。

      emmmm,这么说可能有点难懂,但是往极端的说的话是我不太理解弭的快乐。我与ta共情,我会觉得他很痛苦,即使ta明确的告诉我我这样做ta很快乐。我唯一能理解的,就是那种由“奉献”带来的愉悦感。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烦恼。就是我总会在相处过程中不自觉的接过控制权,在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反而会越想确定ta的归属权,就是想建立那种“ta属于我”的那种羁绊。

      emmm,还是说一下吧,ta是女孩子,我的一个朋友,因为一起在某个网站上写同人文认识的,大概认识三年多了。

      就是有一次正好聊天,聊到相关的题材。emmm,其实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懂这个,甚至可以说我察觉到自己的倾向就是因为她的科普。

      后来聊的多了,她给我说,她其实有点偏向于弭。她说她不太迷恋疼痛,她喜欢那种自己被慢慢毁掉的感觉。

      我当时有点吃惊,就我对她的理解,她是那种有点悲观但又积极向上的人,不至于有心理疾病或者自毁倾向。

      她给我看了几张图片,就是胳膊上有被细绳勒过的痕迹;还有啃指甲,会啃出血的那种……她说如果不是因为疤痕太丑,她甚至想试试刀子。她说如果不是有痛感的话,她可能会上瘾。

      我是真的不太理解她的,我一直在劝她:你的生命与身体不仅仅只属于你自己,它也和每一个爱惜你的人相关。

      她这么做一次我就劝她一次,细绳什么的还好,就是啃指甲,反正我看着她的手我都替她疼。

      后来就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做美甲那个假指甲,我给她说她也同意了,还让她发了照片给我,啃掉了就重新去换一个。

      后来她就不啃指甲了。

      我没好意思问她为什么不啃了,但是我觉得应该和我有关。就是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支配权交给我,应该也属于她喜欢的“将自己慢慢毁掉”。

      之后她喜欢上了脱毛,全身除了头发的那种。还有就是她说她想试试窒息,我给劝了劝,不懂不要乱玩。

      然后就是关于我的部分。

      我喜欢绳子表演。

      我剖析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么,我感觉ta(其实我练习的时候幻想对象一般是她或者无脸人,我最近一直在绑我的熊来着。)被绑起来,或者用其他工具被我束缚起来的时候,我与ta就建立了那种“ta属于我”的羁绊,我十分享受这种心理上的愉悦感。

      另外就是疼痛,我大概是因为小时候多病,尤其是缺钙导致的抽筋,痛到打滚……总而言之,我比较厌恶疼痛,看到别人疼也不舒服。那种轻微的不算疼的疼还好,但是受伤或者生病的疼痛,我有时候看小说或者动漫,有那种描写的都感觉自己也疼。

      还有就是关于KB的共情,我自己是不喜欢被绑的,想一下都感觉自己的领地收到了侵犯要炸毛的。

      但是那种奉献的愉悦,我能理解。

      然后关于我和她,我很确定的我们之间不是爱情,emmm我感觉我对她是那种x启蒙者的感情。至于她对我,我感觉也是如此,她有时候信任我也是因为我这方面知识是她教的,另外可能我与她性别相同,她的理性不会示警。就是“我真的会毁掉她”这种可能性几乎接近于零,她才会跟我坦诚。

      所以往往就是她不自觉的交出权利,我不自觉的接过这样子。

      虽说如此,但我们也只会是朋友,我们都清楚这一点,起码在5m方面,我们了解彼此。她想要的不会问我要,要我也给不了,反正我们不合适这一点打成了共识。

      但是有时候,我还是渴望“她属于我”,我希望又不希望她交出更多的权利,希望又不希望她为我而改变。虽然我明知道她根本不可能这么做。

      毕竟她于我而言,是特殊的。

      我自我剖析过很多次,但最后还是只能归结于“我终究只是个卑劣的人”。


      emmm,我问过她关于绳子的看法,她直接回了一句“你这个喜欢绳子的变态”。然而我也觉得她十个变态是她哈哈哈
      回复
      环印猫
      离经叛道
      我觉得这种东西(指心理)很难不上瘾的。
      需要克制。需要克制。需要克制。
      另外,你一点都不卑劣,不许这样说自己(ㆀ˘・з・˘)
      回复
      深渊监视者
      AceVIP3
      王のGeass
      忒特上那些重口味的小视频女主角就是你描述的这种人吧,本质上倒不是那些“S”有多厉害,只是另一个人多少带有自残倾向而被更恶意的诱导成变本加厉了,我之前发的文章( 链接)就是说这事儿,可能很多人没看懂以为我在说自残什么的,我只是说这种森/弭现象的发生原因,她们为什么和我们相同而又不同,就在于自残这个倾向的诱发是最大不同 [s-19]
    • 芊荛荛看完了,感觉有点可怕。我觉得人这种生物天生就有凌驾于同类之上的欲望,现实中一般是以“阶级”的形式存在,牵涉到圈子的话,我感觉就是那些并非森的人利用那些无知少年/少女来满足自己这种心理,而不是单纯的“性癖”。
      另外和我朋友说了一下,我朋友嘲笑了我一顿并宣布:能毁了她自己的只有她自己……但无论如何总算放心了一点,我朋友算是比较理性的人…当然真遇到那种人还有我看着…唉,我也不知道我能做点啥…总之谢谢尼欧了。
      拉黑 9月前 回复
    • 尼欧@芊荛荛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并且你确实遇到了这样的人,但人们研究问题向来是为了解决问题,可是这种事情即便知道的明明白白也无可奈何,这就是人啊,可以简单到极致也可以复杂到毫无逻辑毫无理性让人毫无办法
      拉黑 9月前 回复
    • 回复
      冷冽鸟
      BigVIP2
      王のGeass
      为什么看完了有点感动和羡慕
    • 芊荛荛羡慕?
      拉黑 9月前 回复
    • 回复
      No.5
      百年孤独
      那你是个?共情
    • 芊荛荛我知道共情是什么,只是我在文里只表达了困惑我的那部分,至于其他的,例如我说的奉献之类的,没有细说而已。
      拉黑 9月前 回复
    • 回复
      秘银狐
      天使之尘
      与题无瓜。
      “你的生命与身体不仅仅只属于你自己,它也和每一个爱惜你的人相关。”
      挺对的。可我们仍然走偏了,走到迷路猫来。
      “我们”不指代,仅作“有人”用

      回复

      挺好的,感觉

      回复
      No.8
      但是有时候,我还是渴望“她属于我”,我希望又不希望她交出更多的权利,希望又不希望她为我而改变。虽然我明知道她不可能这么做。
      这句话,这种矛盾的感觉,真的戳到点上了。对于你来说可能已经到了一个点上了吧,前后左右要怎么走升值停下来,都可能变得完全不一样。但是这完全不意味着你是个卑劣的人。
      你不是。相反,这些话表达的感情过于细腻和敏感。
      读完以后,有种叹慰的感觉吧。她遇到你,可以被视为幸运。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