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查看作者
    • 古典音乐回忆录之亨德尔的《萨拉班德》

      本真主义听羽管键琴版,想要走心听钢琴版,想让旋律更突出就选巴洛克管弦乐版,想要震撼一下听现代管弦乐版。

      试听链接,请支持正版: Handel's Sarabande:羽管键琴版钢琴版巴洛克管弦乐版现代管弦乐版 点击标题可以试听。

      与巴赫同时代并且共为巴洛克音乐之顶峰的亨德尔(Handel)萨拉班德的无伴奏作品,共有两部分别是为小提琴和大提琴做所的;键盘乐中的创意曲,平均律钢琴曲集,英国、法国组曲;宗教音乐《b小调弭撒》以及两部受难曲还有一些康塔塔;最后要上一篇干货满满的——如何欣赏一部赋格,兼论《赋格的艺术》和《音乐的奉献》。光看着这些标题我就觉得,我的读者——假定是刚开始接触古典音乐的人——刚刚轻松愉悦地聆听了《卡农》、《四季》以及十分猎奇的阉伶歌手之后,突然遇到这些古典音乐中最高深最复杂最具有宗教感(言下之意是最不近人情)的作品时,会不会放弃了和我一起在古典音乐中探寻的旅程,毕竟这一系列文章并非是我自娱自乐的抒情,而是为了与诸君分享我的乐趣。

      巴赫:瞧你们听不懂了吧。(设计台词)

      咳咳——于是,我们暂且放下这些高深的曲目,来欣赏一下亨德尔的杰作。这里并非是说亨德尔的作品比不上巴赫,复杂程度上当然不及,不过在旋律和流传范围以及那个时代的声名的比较中,亨德尔则远远地将巴赫甩在了后面。我们前文提到过,巴洛克时期最受欢迎的体裁是歌剧,巴洛克时期的作曲家(除了巴赫以外)个个都是写歌剧的好手,亚历山大·斯卡拉蒂40多部,泰雷曼40多部,阿尔比诺尼50多部,维瓦尔第50多部(自称94部)等等,亨德尔实打实写了46部。

      古组曲与亨德尔的大键琴组曲

      古组曲的形式在17世纪被当时的作曲家弗罗贝格尔确定下来的。其结构由阿列曼德、库朗特、萨拉班德、吉格四首舞曲组成,后两首舞曲的组合可以有些自由,各乐章均采用同一个调性,用两段式写成,演奏时,每段各自反复一次,是巴洛克音乐中十分常见的题材,《G弦上的咏叹调》这篇文章中我们提到的四部《管弦乐组曲》就属于古组曲的范畴。下面是古组曲的一般结构,有四个乐章,大体上是依照慢——快——慢——快的顺序。

      萨拉班德(Sarabande)是古组曲的第三首,16世纪初由波斯传入西班牙,因为其充满异域风情的奔放情调因而被教会禁止,其后16世纪末由西班牙传入法国,慢慢被法国式的优雅改造成为缓慢庄重的舞曲,继而在17世纪初被确立成为古组曲形式的第三首。

      传说萨拉班德本是一位波斯帝国的舞姬,她的舞姿神秘绰约,好似精灵的舞蹈,于是人们口耳相传,关于她的传说跟随商队穿越炽热的沙漠,偕同水手横渡广袤的海洋,传到同样热情奔放的西班牙。这种充满异域风情的舞曲立刻广泛传播开来,尽管与之配套的舞蹈已然失传,但是旧日的风情仍留有余音。后来,萨拉班德的火热激情经过法国式的典雅端庄的改造后,就成为了古组曲中最曼妙、舒缓、渺远的乐章。

      亨德尔的萨拉班德舞曲非常著名,著名到亨德尔自己就将这段乐曲运用到了不同的组曲中,现在我们听到的羽管键琴组曲第四号和第七号,以及键盘乐组曲第十一号中的萨拉班德都是同样的曲子。

      我特意选择了羽管键琴版,钢琴版,巴洛克管弦乐版,现代管弦乐版这四种不同的演奏版,羽管键琴是最本真的演奏版,虽然和钢琴同为键盘乐器,但是发声的原理却不尽相同。羽管键琴是键盘操控拨子拨弦的乐器,因为用来拨弦的拨子一般是用羽毛管制成的,因而成为羽管键琴,而钢琴则是用键盘经过三级钢杆让小锤子敲击琴弦来发声的。所以前者可以称为拨弦乐器,和竖琴一样,后者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打击乐了。

      羽管键琴(Harpsichord)

      而后面两个版本则是管弦乐队演奏版,巴洛克管弦乐队的音色较为平衡,而现代管弦乐队的演奏则更突出了戏剧性,后者的版本是库布里克的电影《巴里·林登》(Barry Lyndon)的配乐,在《G弦上的咏叹调》这篇文章中我提到了库布里克是一位善用古典音乐作为电影配乐的大师,在《巴里·林登》这部电影里库布里克让莱昂纳多·罗森曼为这部萨拉班德重新制作交响版,在对库布里克的访谈中有这样一段:

      Q:另外一处你也耍了花招,让Leonard Rosenman(莱昂纳多·罗森曼,电影配乐大师)给亨德尔的《萨拉班德》重做交响配器,这个版本要比十八世纪版戏剧得多。

      A:这里又牵涉到十八世纪音乐另一个问题——它也不够戏剧化。我最早听到亨德尔这段主题是个吉他版,说来也怪,它让我想到了Ennio Morricone(埃尼奥·莫里康内,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我觉得这段音乐用在电影里很奏效,简单的交响配器也让它不显得出戏。

      所以,现在我们听电影配乐版的萨拉班德的时候,感觉到了更猛烈的冲击,就好像在我的周围落下了一层铁幕,那种犹如死亡般的压迫感让我透不过起来,最开始的那个刚毅果断的动机轰然而至,让我感到了一丝宛如让自己的躯体碰撞于铁幕之上的脆弱感。这估计是亨德尔所不曾想到的吧——他的曲子里竟然有这么大的潜力。不过也难怪,这样的现代管弦乐版要是放在那个崇尚均衡的巴洛克时代上演,不知会受到多少抨击。

      亨德尔的羽管键琴组曲尽管不那么知名,但是里面的某些乐章却非常著名,除了这一篇介绍的《萨拉班德》还有第七组曲的最后一首——《帕萨卡利亚》,以及第五组曲的第六首——《主题与变奏》被称作《快乐的铁匠》进而成为一段名曲。

      转载自互联网。

    • 2
    • 3
    • 0
    • 3.1k
    • 四无君Guenvr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0
      狗剩冷冽鸟BigVIP3ElfBuff
      为什么是虾米音乐啊 [s-35]
      虾米音乐好用吗
    • 0
      狗剩冷冽鸟BigVIP3ElfBuff
      这让我爆炸的知识含量。
    • 0
      张三疯No.7
      ...?猫窝这么万能的么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back to top
    • to the bottom
    • single column sideba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