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韩语)
    • English(英语)
    • Français(法语)
    • にほんご(日语)
    • Deutsche(德语)
    • Italiano(意大利语)
    • Español(西班牙语)
    • Русский (俄罗斯语)
    • 查看作者
    • 《性心理学》蔼理士对重口味(猎奇)性偏离性倒错的全面分析

      终于找到在女性下面塞东西的出处原本了,这本比上一本更细致,看起来有点像小黄文,对足恋、冰恋、物恋、尿恋、虐恋等倾向都有系统化的研究,我还是没有看。这本书看起来比《性学三论与爱情心理学》要重口味猎奇很多,可以当做猎奇科普来看,

      恋足癖摘要:

      就心理学的关系而论,有几种性爱的物恋现象是往往很曲折的。最显明的一例是脚的物恋现象或鞋的物恋现象;在文明社会里,穿鞋替代了赤脚,所以足恋可转移而为鞋恋,二者实在是一件事。把脚和性器官联系在一起,原是古今中外很普遍的一个趋势,所以足恋现象的产生可以说是有一个自然的根基的。

      就在犹太人中,谈到性器官的时候,有时就婉转地用“足”字来替代,比如,我们在《旧约。以塞亚书》里就读到“脚上的毛”,意思就是阴喵。在许多不同的民族里,一个人的脚也是一个怕羞的部分,一个羞涩心理的中心。

      在不久以前的西班牙就是如此,在1777年,贝朗(Peyron)写道,西班牙妇女掩藏她们脚部的风气如今正渐渐不大通行了,“一个把脚部呈Exposed来的女人,到如今已不再是一个准备以色相授的表示了”。我们不妨再提一笔,脚的色相的授与等于全部色相的授与,在古代的罗马也复如此。

      无论那个时代,一个正常的在恋爱状态中的人也认为脚部是身体上最可爱的部分。霍尔用征求答案的方法调查青年男女在这方面爱好的程度时,发现脚部实居第四。一是眼睛,二是头发,三是身材与肥瘦。不过别的观察家,例如希尔虚弗尔德,则发现手的可爱程度要在脚部之上,所以手的成为恋物要比足部为普通得多。

      婴儿对足部的兴趣也特别大,不过根本的兴趣是在自己的脚上。在许多民族里,特别是中国、西伯利亚的部分民族、古代的罗马、中古的西班牙,脚恋的现象是多少受人公认的。

      到了现今,在文明最发达的社会里,对情人脚部表示极度爱好的人,是难得遇见的,除非这个人心理上有些不大正常,比较容易遇见的是把情人的眼睛认为最可爱的人。

      不过在少数而也并不太少的男子中间,女人的脚部与鞋子依然是最值得留恋的东西,而在若干有病态心理的人的眼光里,值得留恋的不是女人本身而是她的脚部或鞋子,甚至于可以说女人不过是脚或鞋的一个无足轻重的附属品罢了。在近代比较重要的文艺作家里,法国的布雷东是一个脚恋现象的有趣的例子,在他的生活表现里,脚恋的倾向是很显著的,但他始终并没有走极端,女性的鞋子,对他无论怎样可爱,还够不上做整个女性的替代物。 

       

      性心理学
      6qns

    • 1
    • 0
    • 0
    • 2.5k
    • 茆里

      please log in to comment

      log in
    • do tasks
    • real-time infos
    • preferences setting
    • to the bottom
    • single column sidebar:left